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满堂彩 > 海港 >

看浙江新闻关注浙江在线微信

发布时间:2019-06-24 11:44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国有企业,也被称为共和国长子。它与新中国共成长、同荣辱。70年风雨沧桑,潮起潮落,国有企业也曾迷茫、纠结,遭遇各种各样的困境,但它披荆斩棘,从未停止前进的脚步。

  如今,中国经济已不再是国有经济独步天下。但回看70年发展时间轴,你会发现,国有企业始终占据着重要地位,承担着重大的历史使命。70年走来,中国经济从艰难起步到跃居全球第二大经济体,国有企业在其中发挥了不可磨灭的作用。当然,国有企业自带的“公益类”属性,也始终推动着社会事业的全面发展。

  今天起,钱江晚报“壮丽70年·奋斗新时代”栏目,推出“国企巡礼”系列。我们走进8家省属国企典型,跟员工、董事长面对面,倾听企业改革创新、做优做强以及参与全球竞争与合作的故事。

  向海而生,依港而兴。浙江沿海港口,穿越千年可见海上古丝路起航的盛况,朝代更替并未撼动其内外贸易重要口岸的地位。即使经历了“百年沧桑”,在新中国成立后,浙江沿海港口也都百废俱兴,走在了全国沿海港口大建设大开发的前列。

  四年前,浙江省委、省政府谋定海洋港口一体化顶层设计蓝图,将沿海五大港口(宁波港、舟山港、温州港、台州港、嘉兴港)整合管理。2015年8月28日,浙江省海港集团正式成立,注册资本300亿元。目前,浙江省海港集团沿着“一带一路”建设、长江经济带、浙江大湾区建设、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航向,再次扬帆起航。

  近日,钱江晚报记者走近一家祖孙三代人,他们同为港口人,从他们的亲历中,我们见证从一个小小的河埠码头走向世界第一大港的壮丽发展史。

  44岁的刘雄波在舟山鼠浪湖岛已经待了6年。这个面积不足3平方公里、绕一圈大约4.2公里的小岛,从6年前打下第一根桩,逐渐兴建成了全国最大的矿石中转码头,作为首批入岛的工程人员,刘雄波全程见证,亲历这翻天覆地的变迁。

  如今的刘雄波,已成长为舟山鼠浪湖码头有限公司营运操作部经理。他带着记者走在岛上,眼前大片的红色,几乎是这座小岛的主色,因为成堆的铁矿石在这里整齐排放,现场工作人员对它们都可谓如数家珍。

  刘雄波指着矗立在鼠浪湖码头上的卸船机、装船机说,这些巨无霸全都是国产,“毫不逊色于进口的品质,运输着千万吨铁矿石。”在记者看来,锃亮的钢铁臂在港口挺立,向每艘远道而来的巨轮给予“中国拥抱”。

  事实上,在鼠浪湖码头的每一天,刘雄波都会在清晨6点穿上跑鞋,绕着码头跑步,一天两三圈,他将这样的日常巡查,当作锻炼身体。“每天很早就能听到机器的沉沉声,总共7台国产的上海振华港机的卸船机,都有2300吨重。”刘雄波一边说着,一边和驾驶室内的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打招呼,只见他轻巧地用手遥控着这个“钢铁巨人”,为世界上最大的矿石船舶进行卸货。

  钱江晚报记者了解到,全球运输矿石的轮船最大吨位为40万吨,我国能够停泊这一类型轮船的码头仅7个,其中舟山鼠浪湖码头就有2个。

  2016年9月23日,宁波舟山港舟山鼠浪湖码头迎来第一艘40万吨级超大型船舶“远见海”靠泊接卸。此后,“稀客”变“常客”,截至2019年4月底,已有76艘次40万吨巨轮在此停泊作业。“现在多的时候,一个月有六七艘这样的巨轮到鼠浪湖码头卸货。”刘雄波说,凭借超强的业务能力,卸完整船只需要两昼夜,而在20多年前,上一代海港人卸完5000吨的船舶,需要5天时间。

  刘雄波一家三代,都是港口人。他的父亲叫刘鸿飞,这位与共和国同龄的老人,童年在码头边度过:枕着甬江水入睡,汽船鸣笛声是他的摇篮曲;他的爷爷叫刘祖良,是当时宁波地区的码头调度员。

  在父亲刘鸿飞的记忆中,当年调度的船,最远也不过是从东北来的。那时,七八吨到几十吨的木船,装载着几十种货物,从大米、稻谷、棉花,到黄沙、水泥,涵盖了吃、穿、用。“货物主要是东北大米、海南白糖等,每一单也只有几百公斤。”刘雄波从小听父亲这样说。

  1980年,刘鸿飞从父亲手中接过交接棒,成为宁波港务局的一名码头人。那时候,正赶上国务院批准宁波港对外开放(1979年6月),三十而立的刘鸿飞从港口“看世界”,也带着3岁的刘雄波见证了这段巨大的变化,在他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记,也让他最终走上了这条港口人的道路。

  采访结束前,刘雄波一定要带着记者再去码头转转。此时,满眼的蓝色倒映着红色的矿石,在微微的阳光下格外耀眼。

  他说,以前记得父亲下班回来,经常满脸煤灰,而他每天晨跑穿的鞋子,却很少有灰尘,“我们三代看似平平淡淡,却一直在见证轰轰烈烈的巨变。”刘雄波有些自豪地说,从肩扛背背的人力时代,到一天卸货千吨的半机器时代,再到如今每小时12000吨的飞速时代,三代人“不可同日而语”的工作方式,正是全省海港70年翻天覆地变化的真实写照。

  陶:2016年8月至10月,嘉兴港、温州港、台州港资产完成整合注入浙江省海港集团。2016年11月,义乌陆港资产整合注入浙江省海港集团;浙中、浙南、浙北地区的内河港口资产整合和开发有序展开。

  从全省港口各讲各的故事,到组建浙江省海港集团、宁波舟山港集团,并先后完成宁波舟山港一体化、浙江沿海“五港合一”,最终形成以宁波舟山港为主体和枢纽,嘉兴港、温州港、台州港、义乌陆港以及内河港口联动发展的“一体两翼多联”新格局。

  问:宁波舟山港是全省最大的港口资源,港口一体化运作后,带来了怎样的新局面?

  陶:宁波舟山港实质性一体化后,集团在省委、省政府的领导下,在有关市政府支持下,加快了对嘉兴、台州、温州三个海港及义乌陆港的整合步伐,切实将“五根手指”握成“一个拳头”。如今,我们完成了一体化整合融合,拳头已经“捏成”,接下来要在“捏紧”和发挥功能作用上下功夫。

  问:新中国成立70周年,在浙江绘就了一部海洋发展的壮丽篇章,未来浙江的“强港梦”将怎样续写?

  陶:浙江省海洋港口一体化改革尽管只实施了短短三年时间,却集中体现了“三大经验”:省委、省政府的改革决策和顶层设计是浙江港口一体化的推手;以市场化为导向的经济利益调整机制是浙江港口一体化的亮点;运营管理体制创新是浙江港口一体化的保障。

  未来,集团要全面推动海洋港口一体化高质量发展,加快把宁波舟山港建设成为国际一流强港,打造世界级港口集群,为我国建设海洋强国、浙江建设海洋强省作出新的贡献。

http://to-thetop.com/haigang/17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